终身的老师

高尔夫 09-10 17:04

即便是老虎伍兹这样天赋异禀的选手,在高尔夫成才的道路上,也少不了教练的引领,更何况普通人。在教师节来临之际,我们特与你分享三则球星与教练之间的故事。这些教练可以说是球星们的“终身的老师”,对他们产生了巨大影响。而作为学生的球星,对老师也始终不离不弃,知恩图报。借这三个故事,我们也希望向人生之中为我们授业解惑的人,表达最诚挚的敬意。

 

麦克罗伊:那个不教完美挥杆的教练

 

麦克罗伊的人生轨迹与伍兹相似,他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,从小就显示出了高尔夫方面的天赋。可是迄今为止,麦克罗伊只有一个挥杆教练——迈克尔-班农(Michael Bannon)。

 

迈克尔-班农并不是布奇-哈蒙、汉克-哈尼那样的世界知名教练,至少麦克罗伊在7岁时跟随父亲盖瑞(Gerry)前去拜师时,他算不上世界知名教练。

 

当时的迈克尔-班农是贝尔法斯特郊外好莱坞高尔夫俱乐部的首席驻场教练,盖瑞之所以选择他作为教练,不得不说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,因为他们住在同一个地区。不过迈克尔-班农在北爱尔兰圈子中也不完全寂寂无名。他本人7岁开始打球,1981年转为职业选手,在爱尔兰区域巡回赛中曾赢得过20多场比赛的胜利,只不过这项小巡回赛的选手主要是俱乐部的教练。迈克尔-班农也曾有机会能赢得1998年爱尔兰PGA锦标赛,但他在延长赛中却输给了27岁的哈灵顿。

 

迈克尔-班农的教学手法很特别,他会借助模拟相机录下麦克罗伊的挥杆视频,多年以来,他记录下了麦克罗伊数百个最好的挥杆,现在你还能从他那里找到麦克罗伊在各个时期的挥杆视频,比如7岁、9岁……但是迈克尔-班农也并不是那种纯粹讲技术的教练,他会将这些挥杆分门别类,还详细记载了挥杆时的感受。

 

迈克尔-班农认为既然麦克罗伊拥有好的挥杆,没有必要去改变。“罗里在14、15、16岁的时候挥杆非常棒。我们实际上没有改过他的挥杆,只会时不时检查,看挥杆是否在正确的位置上,”他说。

 

可以肯定,麦克罗伊的挥杆一直是他的骄傲,只是很多时候,推杆阻碍了他取得更高的成就,也是这个原因,麦克罗伊的推杆方法和推杆教练时时都在改变。可是说到挥杆教练,麦克罗伊只信任迈克尔-班农一个人。

 

戴伊:半是教练半是父亲

 

在2017年的BMW锦标赛上,简森-戴伊已不再让科林-斯瓦顿(Colin Swatton)担任自己的球童,当时的这条消息相当震惊,因为自从转职业以来,这位澳大利亚人一直让科林-斯瓦顿为自己背包。

 

究其原因是简森-戴伊想在两人的关系转坏之前,悬崖勒马。“我绝不想将其转化为有毒的关系,连话也不能说,”简森-戴伊说,“我担心如果我们这样继续下去,会走上不归路。我的生命之中不能没有他,因为他对我很特别。”

 

简森-戴伊与科林-斯瓦顿的关系要从他12岁讲起。简森-戴伊的妈妈邓宁(Dening)是菲律宾人,嫁给了大她不少岁的先生艾尔文(Alvin)。十分不幸的是后来艾尔文因病去世,使得简森-戴伊一度相当沉沦,酗酒、打架,正在向“坏孩子”的方向发展。

 

邓宁是一位坚强的母亲,她觉得不应该让简森-戴伊如此沉沦下去,因此她将家里仅有的储蓄拿了出来,把简森-戴伊送到了昆士兰的一所国际学校,而科林-斯瓦顿恰巧是那所学校的高尔夫指导。

 

从那一刻起,科林-斯瓦顿成为了简森-戴伊的半个父亲,不止教他高尔夫方面的知识,也传授做人的道理,帮助他成为了一个伟大的高尔夫球手。所以即便科林-斯瓦顿不再担任自己的球童,简森-戴伊仍旧将他视为自己终身的导师。

 

不久之前,简森-戴伊刚刚与伍兹的金牌球童史蒂夫-威廉姆斯分了手,所以今天,他还在寻找自己的完美球童。但是至少他不用再四处寻觅教练了。

 

谢奥菲勒:高尔夫教学有爸爸就足够了

 

“易子而教”,这样的智慧早在孟子时代就有了。一开始,赞德-谢奥菲勒跟着爸爸斯蒂凡(Stefan)学习高尔夫,肯定有他的苦衷,只不过到最后却成为了完美的安排。

 

斯蒂凡本身是一个很有天赋的运动员,曾有机会代表德国参加奥运会十项全能,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,导致他一只眼睛的视力受损,也摧毁了他的运动员生涯。

 

斯蒂凡离开了伤心地,来到美国,认识了赞德-谢奥菲勒的妈妈陈秉彝。两人结婚之后有了两个儿子,虽然算不上富裕,但是幸福美满。

 

不过,斯蒂凡最终还是从事了体育这一行,并选择了高尔夫。凭借他的运动天赋,在15个月的时间中便成为了零差点球员,并谋得了助理教练的职位。

 

斯蒂凡对两个儿子的体育教育都很重视,并不会限定他们选择什么体育项目,比如赞德也曾经踢过足球,但最终还是走上了高尔夫的道路。

 

小赞德会走路的时候,就拿着塑料球杆满屋子打球。当他9岁能拿真球杆时,斯蒂凡对儿子说如果他能背着球杆走完18个洞就带他去球场。那一年的圣诞节,他给儿子制造了一个惊喜,送了他伯纳多高地(Bernardo Heights)的会籍,可以随时下场打球。到13岁时,赞德的开球距离已经超过了300码,而斯蒂凡始终是他唯一挥杆教练。

 

“我的工作是保护他不受那些假教练的影响,也就是那些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教练,”斯蒂凡说。

 

赞德转为职业球员之后,斯蒂凡一度给他当球童,背后的原因也很简单,手头吃紧,可是他很快发现这样的组合不能继续下去。“他不背包我打得更好,”赞德说。

 

今天,赞德早已经不再缺钱,可是斯蒂凡仍旧是他的教练。父子之间难免会闹矛盾,但赞德仍旧感谢爸爸:“我要感谢父亲给了我一切,他一直积极参与我所做的事情,比如按照他的想法为我设计了挥杆方式。虽然我并不知道这种挥杆能带我走多远,但没有理由去改变,因为我们已经走了很远。我亏欠爸爸很多,是他教会了我如何打高尔夫。”

 

上述三个故事都传递出同一个信息:普通人家的孩子,在一个好老师的指导下,也能成为高尔夫巨星。我们应该感谢这些在我们生命之中影响过我们的人,无论我们已经达到了怎样的高度。

 

麦克罗伊、简森-戴伊、赞德-谢奥菲勒都已获得汇丰冠军赛参赛资格,非常期待他们能赴上海之约。10月31日至11月3日,如果你能到佘山观赛,不妨巡视一下他们的左右,或许恩师会跟着他们一起过来,参加年度最后一场世界高尔夫锦标赛。

扫码关注,获取更多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