韦伯·辛普森:爸爸教会我绝不放弃

球员锦标赛 泛高体娱 05-16 08:40

父亲将韦伯·辛普森引到高尔夫这条路上。

当儿子韦伯·辛普森父亲节赢得美国公开赛之后,给萨姆·辛普森(Sam Simpson)打去电话时,他能做的只有笑。韦伯·辛普森觉得星期天给妈妈打电话,会是另外一种情绪。

“他告诉我:他不敢相信我做到了,我与他一起开怀大笑,”韦伯·辛普森母亲节赢得球员锦标赛之后说,“我想妈妈,当我今晚给她打电话的时候,她可能会满含泪水,说不出话。

“我确定我们会谈很多爸爸的事情。”

自从他们深爱的家长,74岁萨姆·辛普森去年11月26日去世之后,辛普森家族一直过得很辛苦。38年以来,他一直是黛比·辛普森(Debbie Simpson)忠诚的丈夫。他同时也是那个将韦伯·辛普森引入高尔夫的人。

萨姆·辛普森是一个单差点球员,偶尔会给儿子一些挥杆诀窍,不过他更担心的是韦伯的性格。他教会了儿子勤奋、坚韧以及尊重。“萨姆将高尔夫作为一种工具教给韦伯生活的道理,”威廉·凯恩(William Kane),韦伯儿时的朋友说。

甚至在生命最后的几年,萨姆·辛普森一直与失智症搏斗,这些生活的道理也伴随着他的儿子。它们帮助韦伯-辛普森度过了他不得不放弃心爱腹式推杆的艰难岁月。果岭上的沮丧曾经让他向太太多德(Dowd)和球童保罗·特索利(Paul Tesori)哭诉。然而放弃绝不是选项。

“爸爸在我成长过程中总是对我说绝不要放弃,绝不要成为一个自暴自弃的人,因此那不是选项,”韦伯-辛普森说,“我绝不会放弃高尔夫。不过肯定很挣扎。”

韦伯·辛普森赢得美国公开赛已经过去了近6年时间。球员锦标赛是四年多以来韦伯的第一场胜利。在胜利之间,他的推杆得分排名曾经滑落到143位,而世界排名掉出前75位。在连续四个赛季打入巡回锦标赛,2011年在联邦快递杯上排名第二位之后,韦伯-辛普森2015年和2016年都没有进入巡回锦标赛。

“对于我们而言,这无异于奇迹,” 保罗·特索利说,“我们不知道是否还能看到胜利。”

韦伯·辛普森一年前,在2017年球员锦标赛前夕,找到了解决办法。当时提姆-克拉克,2010年球员锦标赛冠军,推荐韦伯在将长推杆靠在左边手臂的同时采用爪式握杆法。去年,韦伯·辛普森2014年以来第一次回到巡回锦标赛。而现在,赢得生涯第五场胜利之后,他在联邦快递杯上排名第八位。

他在球员锦标赛上领先推杆得分。星期四和星期五,他的推杆可以跻身生涯前十,第二轮果岭上的表现堪称神奇,最终追平了体育馆球场纪录63杆。韦伯·辛普森之后还追平了球员锦标赛的36洞和54洞杆数纪录,在最后一轮之前获得了7杆领先优势。

他承认星期天晚上拥有这么大的领先,比他想象的困难多了。他没有想过能否举起水晶奖杯。

“我整天都在想他,”韦伯·辛普森谈到父亲时说,“这对妈妈、兄弟姐妹而言是伤感的一周。我们拼命地想念他。”

萨姆-辛普森是一个爱好交际的人,对生命、对高尔夫充满了热情。他有一种办法能让身边的每个人感觉舒服。他努力过着正直的生活同时待人热情。“你的生命之中有他存在,更完满,”北卡罗来纳州卡罗来纳乡村俱乐部高尔夫主管特德-基格尔(Ted Kiegiel)说。

“父亲是他的楷模,是他的高尔夫启蒙,相当长时间以来一直是他的好朋友,” 保罗-特索利说,“他的父亲是一个坚强的人。不止是意志坚强。他强壮、强健、热情。看到这一切被拿走,我真没有想到会对他那么难。”

韦伯·辛普森的球员锦标赛胜利可以媲美杰克-尼克劳斯赢得1970年英国公开赛。尼克劳斯在父亲查理去世之后几个月在圣安德鲁斯夺魁。杰克已经三年时间没有赢过大满贯,可是父亲去世就激烈了他,因为在他眼中父亲是“我的指导,我的伴侣,我的导师,我的支持者,我的维护者,总是我最亲密,最坚定的朋友。”

萨姆·辛普森扮演了上述角色。这也是韦伯备受激励今年要给父亲带去荣耀的原因。“我喜欢他对我骄傲的时候,”韦伯说,“我在健身房、训练区多次想:‘如果爸爸在这里,什么会让他骄傲呢?’”

在韦伯哀伤的时候,高尔夫球场成为了避难所,让他可以复活父子俩在球场上累积的记忆。高尔夫是共享的爱好,两人共度几个小时的机会。他们会从北卡罗来纳州罗利的家中前往松树丛、威明顿打球。

“他是韦伯最好的朋友,”多德说,“父亲有他老道的办法鞭策韦伯,不过不是太狠。他让韦伯热爱这项运动,让那成为一种天然的,一种与生俱来的事情。父亲总是鼓励他前进。

“任何时候韦伯经历充满挑战的事情,他总是会给爸爸打电话。他们一起推杆,一起打球,那将快乐带回到这项运动之中。”

萨姆的去世让人感到意外。他们觉得他还可以活几年,可是去年11月份情况发生了改变。韦伯在RSM精英赛半程的时候位于第12位,可是他得知父亲的健康情况恶化时就退出了比赛。韦伯在萨姆病榻前陪伴了他10天,直至父亲去世。人们进进出出萨姆的病房,对他说他是如何改变他们生活的。追悼会在白色纪念长老会教堂(White Memorial Presbyterian Church)体育馆举行的时候人头涌动。

“爸爸已经是我的英雄了,他在我的内心深处变得相当重大,”韦伯说,“他总是善于处理人际关系。每个人看上去都爱他……他对许多人意义重大。”

保罗·特索利用两个词语形容萨姆-辛普森:“谦逊”和“守信”。萨姆并不认为自己是儿子成功的原因,他将之归功于上帝。他从事房地产,他与最好的朋友哈里森-安德伍德(Harrison “Speck” Underwood)在口头协议的基础上联合创立了一家公司。他们在去律师办公室的电梯之中决定没有必要达成什么正式的合同。他们将合同撕成两半,扔入了垃圾桶中。

“从没有谈起过钱。更多是对我们家人和孩子的义务,” 哈里森-安德伍德说,“因此我们走入办公室,问律师是否有剪刀。”

他们的合作持续了40多年时间。

萨姆·辛普森是罗利北卡罗来纳乡村俱乐部的会员。他将儿子带到特德-基格尔那里上第一堂课的时候,韦伯只有8岁。三年之后,韦伯周末已经可以同爸爸一起打球了。萨姆-辛普森不让儿子打后边的发球台,直到他在现在的发球台能稳定打出低杆。这样的练习教会了韦伯-辛普森如何打出低杆。

当凯恩和韦伯夏季打下午半场的时候,萨姆-辛普森总是开车来到16号洞球道上,手里拿着健怡可乐。萨姆是儿子最大的粉丝。业余的比赛之中,他为韦伯当球童,总是在那里给与他鼓励。2010年,韦伯在美巡的第二个赛季连续淘汰了6场,可是在与父亲过了一个周末之后就扭转了他的赛季。

“他不断提醒儿子,在高尔夫之中,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,”韦伯的朋友道格·罗斯(Doug Rose)说,“强势收官,继续拼搏,绝不放弃。”

韦伯·辛普森没有放弃。现在他是球员锦标赛冠军了。

扫码关注,获取更多资讯